揭秘地方政府融资“潜规则”山西祁县借医院名义融资违规流向房地

2019-11-02 13:18:29

[摘要] 2017年3月,祁县人民医院与青投租赁签下一笔为期五年的融资租赁合同。令李山和王晓没想到的是,到了第三季度,祁县人民医院融资租赁款又延期了。远大投资的相关负责人称,祁县人民医院与多家租赁机构的租赁融资

10月17日上午10点,经济观察记者蔡跃坤站在山西省晋中市祁县人民医院楼下。上海青头金融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头租赁”)的法律顾问王晓(化名)开始担心。

2017年3月,祁县人民医院与青头租赁签订了为期五年的融资租赁合同。出乎意料的是,从2018年上半年开始,合同租金一直拖欠。

面对王晓的支付要求,祁县人民医院财务科办公室的一名相关负责人表示,“医院不是资金的使用者,但县政府已经统一安排资金的转移,医院只做协调工作。”

这也是王晓的预期答案。祁县比王小赖更勤奋的是李山(化名),公司的项目经理。李山每次都带公司的法律人员到祁县要求付款。

两个小时后,李山也从其他地方来到祁县人民医院。了解情况后,虽然合同规定祁县人民医院是承租方和延期还款方,但他没有上楼去了解情况,而是直接去了项目还款担保人祁县远大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远大投资公司”)。在过去的两年里,李山从上海来到祁县出差,十多次强烈要求延长融资租赁期限。现在他熟悉了程序、地址、相关负责人的办公室等。

至于原因,李山向《经济观察报》记者解释道,“这种融资租赁实际上是祁县政府统一协调下的租赁融资方式,主要融资方式是祁县人民医院,担保方式是远大投资公司。实际融资后,基金不再由祁县人民医院或远大投资公司使用。”

记者去祁县调查后,他发现远大投资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证实,祁县人民医院通过20多家金融租赁机构筹集资金,最终全部资金流向山西省祁县房地产开发公司(以下简称“祁县房地产开发公司”)。

同时,记者发现,由地方政府统一协调,借用医院、学校等主要融资方式不是一个例子,而是融资租赁行业中的一个普遍现象。在过去的两年里,松涛县医院和贵州松涛县民族中学都有融资租赁延期的报道。

那么,为什么地方政府经常使用医院的名称通过金融租赁机构融资?世界各地医院违反金融租赁背后租赁行业的“潜规则”是什么?

多次延期

对于一再向祁县催款,李姗显得无可奈何。因为这个项目有太多的阶段。

根据王晓向记者提供的合同,祁县人民医院将于2017年3月16日开始出租。首期租金将于2017年6月16日支付,每三个月偿还一次。租赁期为2017年3月16日至2022年3月16日,还款期为20年。"本期付款应于9月16日到期,但截至10月17日仍未支付。"王晓向记者补充道。

李山表示,分期付款如此之多的原因是这种方法对承租人偿还贷款的压力较小,而这通常是承租人的主动。

此次展期不是祁县人民医院的第一次融资租赁展期,也不是祁县人民医院展期后的第一家融资租赁公司。

李山最后一次来收钱是在今年7月。三个月后,李山来到祁县人民医院,担保人远大投资公司和祁县政府相关领导寻找解决方案。因为年底快到了,公司对坏账率的评估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此前,《经济观察报》7月12日独家报道,祁县人民医院金融租赁违约财政局已出具承诺函,承诺按期归还租金。一周后,王晓告诉记者,他已经收到了租金。

令李山和王晓惊讶的是,第三季度祁县人民医院融资租赁再次延期。延期金额超过290万元。虽然每期延期金额不是很大,但公司今年对坏账评估要求严格,所以李山和王晓也非常重视。

除了清头租赁,记者了解到,目前祁县人民医院和祁县远大投资有限公司正在与几家金融租赁公司进行诉讼。其中包括平安国际金融租赁有限公司、尹仲金融租赁有限公司、万江金融租赁有限公司、江苏金融租赁有限公司、海尔金融租赁有限公司、远东洪欣(天津)金融租赁有限公司、河北金融租赁有限公司、聚信国际租赁有限公司等。

上述远大投资负责人告诉记者,融资租赁展期总额约为1.9亿元,涉及20多家融资租赁机构。

值得注意的是,王晓还向记者提供了一份“祁县财政局关于按时归还到期租金的承诺书”。承诺书的内容表明,“为保证贵公司与山西省祁县人民医院签订融资租赁合同的顺利进行,我局承诺保证租赁款按时支付给贵公司,开立管理专用账户,并加强资金拨付的监督。租赁付款还款日,无条件向祁县人民医院提供财政补贴,专项用于偿还贵公司。”

此外,承诺书提到“本项目租金包括本金和利息,我局将在5年内分20个阶段偿还租金,并将年初财政预算中的租金偿还预算作为偿还本项目租金的固定资金安排。”

对此,记者采访了祁县财政局相关负责人,负责人表示不知道情况,并及时与记者沟通。截止日期前没有收到答复。

关于延误的原因,记者致电上述远大投资的相关负责人。另一方告诉记者,“由于财政部明确要求2017年不允许地方政府承担隐性债务,自2017年6月以来基本上没有再融资。必须通过新项目的登陆来偿还。”

“国家不允许我们借新还旧,公司也不能“逆风作案”。“公司只是暂时无法偿还债务,不是恶意的,但也在积极安排偿还。”这位官员向记者补充道。

打着医院的幌子融资

10月17日下午,李山两次来到远大投资公司办公室。每次他来,他都直接去负责人的办公室。第二次拜访时,我终于见到了负责人。

因为李山一直在和负责人沟通,他开门见山,直奔还款话题。

远大投资相关负责人表示,祁县人民医院与多家租赁机构之间的租赁融资也是由祁县政府相关领导统一协调安排的。租赁融资以医院的名义进行,由远大投资公司管理。远大投资也不是基金用户。筹集的大部分资金转移到祁县房地产开发公司。

此前,李山曾多次与祁县人民医院沟通,了解到“医院不是资金的使用者,但县政府已经统一安排调动资金。医院只是做协调工作。”

李山对资金流向祁县房地产开发公司并不感到惊讶。因为李山也知道医院是主体,医院的资金来源是出售和租赁医疗设备。政府城市投资平台公司为担保人,财政局出具保函。这种模式在行业中非常普遍。

据记者了解,租回的方式是承租人将自己拥有的货物卖给出租人,然后再从出租人那里租回货物。这种租赁形式叫做回租。采用这种租赁方式可以使承租人快速收回货款,加快资金周转。

李山说,虽然清头租赁公司在贷款前也知道医院不是资金的实际使用人,但是祁县政府调动和安排了资金的使用。然而,为了增加业务量,政府平台公司充当担保人,项目相对安全,所以公司也视而不见。

王晓还强调,公司在签订融资租赁合同时必须遵守,应要求祁县人民医院院长当面签字确认,并在医院签订合同。不过,他也坦言,尽管表面工作非常合规,但公司实际上知道祁县人民医院筹集的资金并没有被医院使用。

地方政府以医院为名融资租赁机构的模式似乎是政府相关部门、医院、地方城市投资平台和融资租赁公司的隐性行业“潜规则”。

非法流向房地产

经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祁县人民医院通过20多家金融租赁机构筹集的资金全部非法流向房地产,资金流向均指向祁县房地产开发公司。祁县房地产开发公司100%归祁县房地产管理处所有,是祁县政府管理的机构。

李山告诉记者,在后期检查祁县人民医院银行的自来水时,他发现公司给医院打电话的钱最终都到了祁县房地产开发公司。上述巨额投资的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证实了这一事实。

该负责人表示,祁县房地产开发公司没有直接筹集资金,因为公司资质相对较差,所以全县统一协调安排下属企业筹集资金。祁县房地产开发公司为祁县老城东侧的旧城改造项目筹集资金。

“祁县政府介入该项目,是因为山西天森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开发建设过程中因违规擅自修改容积率等原因退出该项目,因为旧城改造项目涉及数百户拆迁户。为了促进项目尽快得到解决,祁县政府出面,祁县房地产开发公司从山西天森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手中接管了一栋“烂尾楼”。所用资金基本上是通过融资租赁机构筹集的资金。”负责人进一步补充道。

负责人所指的旧城改造项目是目前祁县赵宇中心广场及广场附近的住宅楼。10月17日,记者在祁县发现,赵宇中心广场已经成为祁县城市建设的新地标。广场最底层的一些商人已经租出去了,其中一些仍在促使企业搬进来。

记者从祁县官方网站了解到,3月30日,祁县县委书记吴文生在副县长梁晓辉和相关单位负责人的陪同下,对赵宇中心广场商业综合体项目进行了调查。文章指出,赵宇中心广场项目建成后,将集休闲、购物、娱乐于一体,为大众提供适合商业、工业、居住、旅游的“一站式生活”,从而形成祁县最具代表性的商业中心。

此外,吴文生要求尽快改善赵宇中央广场商业综合体项目周边的配套设施和铺装进度。加快住宅和商业区消防设施和道路绿化建设进度;各部门要积极协调配合,解决项目进展中存在的困难和问题,确保项目按时完成。

尽管如此,华东一家金融租赁机构的高级项目经理告诉记者:“从2017年开始,政府已经明确表示,医院作为机构,不允许违反规定单独借款。因此,这是被禁止的违法行为,特别是当政府以医院的名义挪用资金时。”

贷款账户还款

关于还款资金来源,上述大投资的相关负责人也向记者强调,政府也一直在积极协调和解决租赁机构延期租赁付款的还款安排,积极推动赵宇中心广场和住宅楼的销售。

“目前,赵宇中央广场营业部已于2018年4月出售给祁县辛哲商贸有限公司,总价值约3.34亿元。该公司已经支付了约1.34亿元人民币,尚未支付约2亿元人民币。此外,一些住宅楼尚未出售,将用作还款资金。”

值得注意的是,10月17日,记者发现赵宇中央广场的名称是“浙商中环新天地”,赵宇中央广场的名称已经不可见。

此外,李山说,以前的许多还款不是由祁县人民医院直接支付的,而是通过祁县房地产开发公司和其他公司的账户支付的。但是,只要由祁县政府相关企业支付,公司不会考虑其他问题。

关于这一现象,上述高级项目经理告诉记者,在正常情况下,租赁机构通过出售和回租向医院贷款,在大多数情况下,政府将作为一个整体使用。基金所有人也很难辨别或掌握基金的方向,只要医院在事后被催促正常还款。因此,存在通过医院或学校融资的现象。

“如果资金由政府整体使用,医院不会直接使用。如果政府不还钱,医院也不会愿意还钱,从而引起一些纠纷。”项目经理向记者补充道。

财政部发布了一系列文件,明确禁止地方政府以医院名义融资的非法行为。自2017年以来,财政部对地方政府的非法借贷实施了严格的监管和限制。2017年第50号文件是《关于进一步规范地方政府债务融资行为的通知》,明确要求金融机构在为融资平台公司等企业融资时,不得要求或接受地方政府及其下属部门以保函、承诺书、安慰函等任何形式提供担保。87号文件提到《关于坚决制止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进行地方非法融资的通知》,要求严禁将建设项目和服务包装为政府购买服务。

这位高级项目经理告诉记者,自2012年以来,这种做法逐渐变得普遍。因为之前所做的事情没有被推迟,它已经成为金融租赁行业的一个潜规则,其他行业也不知道。

“自2017年以来,政府已明确表示,医院作为公共机构,不能违反规定单独借钱,这是一种明确禁止的违规行为。所以在过去的一两年里,这种游戏也出现了延迟,所以这种业务逐渐减少。”经理向记者补充道。

10月18日上午,青头租赁经理王晓告诉记者,祁县人民医院已经还款。但是还款账户不是医院账户。虽然2019年第三季度的款项已经偿还,但李山和王晓都认为,该项目剩余的多期融资租赁款项仍不得而知。

本文已被认证为“原创”,作者《经济观察报》已访问元本io,向[65iw19aa]查询授权信息。

安徽11选5

推荐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iuxvmy.cn 阿永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